互联网保险江湖人来人往:众安在线两员大将出走

 理财保险     |      2020-04-22 17:28

T+- (原标题:众安保险难安) 顶着“三马”光环而生、身披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铠甲、以保险科技第一股登陆H股……众安在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安保险”)在拿下了诸多令旁人艳羡的“第一”后,却遭遇了净利加速下滑、高管纷纷出走的境遇。7月15日,针对媒体报道的众安保险CEO陈劲正在办理离职手续一事,陈劲本人给予否定回应。可无论陈劲是去是留,今年以来众安保险的确在经历一轮人事震荡。此外,在此前现金贷搭售保险的调查中,多位消费者投诉称贷款时默认“购买”该公司保险产品。多名高管出走7月15日,有媒体报道众安保险CEO陈劲已经提出离职。公开资料显示,陈劲自2014年6月加入众安保险,出任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及公司董事会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此前,陈劲曾担任招商银行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副总裁,招商基金副总裁等职务。虽然陈劲正面辟谣,但是众安保险的确正在经历一轮人事调整期。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截至目前,该公司昔日的多位干将已先后离职。3月末,众安科技CEO陈玮辞职“转会”泰康在线,负责泰康在线的科技服务板块;4月初,众安保险汽车事业群总裁王禹也被曝离职,赴任华农保险,接替张宗韬成为新一任总裁,同时,华农保险方面已对北京商报记者确认这一消息。继业务条线多位高管相继离职后,4月中旬,众安保险原副总裁吴逖将加盟合众财险的消息不胫而走。北京商报记者核实后获悉,吴逖确实将出任合众财险总裁一职。随着吴逖的出走,短短两个月时间,众安保险连失三员大将。对于高管的接连出走,有分析人士表示,人事变动或与该公司经营压力增大、战略布局相关。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王向楠表示,互联网保险在初期的研发、推广、客户培育成本较高。同时,近几年车险和意外、健康险在互联网渠道贡献的保费大幅下降,效果发挥不足。此外,互联网险企还面临业务件数多,但多数业务无法形成消费闭环,没有与强大股东的核心资源充分结合等问题。而对于高管接连出走,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众安保险,但截至发稿,该公司并未回复。净亏损加大股价一路狂跌曾经风光一时,如今却面临亏损不断、高管接连出走的窘境。数据显示,众安保险2014-2018年的保费总收入分别为7.941亿元、22.83亿元、34.08亿元、59.54亿元、113亿元。而与一路高歌猛进的保费相比,众安保险净利润在亏损的泥潭中越陷越深。2014-2016年,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0.27亿元、0.44亿元、0.09亿元。但从2017年开始,众安保险进入亏损期且亏损缺口持续加大,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9.96亿元、17.96亿元。对此,众安保险将亏损加大的原因归于受承保增亏、投资收益下滑、科技输出拖累。一是承保业务板块,在综合成本率从2017年的133.1%下降至2018年120.9%的情况下,承保增亏3.057亿元;二是受A股市场低迷影响,权益二级市场的投资收益显著低于2017年水平,2018年总投资收益同比减少3.32亿元;三是由于科技输出业务尚处于研发投入及市场开拓阶段,净亏损同比扩大3.443亿元。的确,在科技输出业务上,众安保险下了不少“血本”。数据显示,2018年众安的科技研发投入达到8.5亿元,占总保费的7.6%。不过,一位保险公司高管指出,保险科技输出业务尚处于研发投入及市场开拓阶段,未来,如何将科技输出融入于保险核心系统之中,以提高保险流程效率还待考。同时,如何解决自身盈利能力欠缺及行业发展缓慢等多方面的挑战也值得关注。业绩下滑的同时,股价也接连下滑。截至目前,众安保险的市值为293亿港元,股价为每股19.92港元,相较于59.7港元的发行价跌幅高达66.6%,与股价巅峰时的97.8港元相比已跳水近八成。彼时,作为互联网保险第一股,众安保险在2017年上市之初曾大开造富模式,上市首日的股价最高涨了近18%,市值也一度达到近千亿港元。深陷现金贷强卖保险风波最近一段时间,现金贷平台“强售”保险产品备受诟病,不少借款人投诉称借款时“被保险”。7月4日,张力(化名)在聚投诉平台发帖投诉称,在小赢卡贷贷款时,被默认购买了众安保险的产品。根据张力贴出的图片,合同借款金额1.5万元,分12期偿还,其中第一期还2181.61元(包含1656.16元本息和525元保费),自第二期开始每期还1656.16元。此外,聚投诉平台还显示,岳先生于2018年7月10日在众安保险旗下的点点平台借款1.4万元,分12期偿还。最近,他发现当时贷款时被强制买过众安保险,保费2340.38元。岳先生投诉补充道,根据《关于整治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规范经营的通知》第五条规定,“不得借贷搭售。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在发放贷款或以其他方式提供融资时强制捆绑、搭售理财、保险、基金等金融产品”。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众安保险,但截至发稿,该公司未予以回应。事实上,作为发力点之一,针对消费金融场景生态,众安保险此前推出了信用保证险、花豹VIP、马上金、马上花等产品,并于2017年11月成立了重庆众安小贷公司。数据显示,众安保险旗下的众安小贷2018年营收2107万元,净利润704万元。其中,发放贷款的利息收入达1988万元。不过,众安保险旗下的众安小贷进入消费金融市场的时间恰是行业监管趋严的开始,备受合规等因素的限制,互金平台的存活率正直线下降。同时,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表示,随着市场逐步规范,非持牌机构在监管的要求下将逐步退出市场,持牌机构还存在一定发展空间。另外,小贷公司的发展还取决于是否能够与股东的资源相结合,是否能利用好股东的场景、数据、客户、资金等因素。北京商报记者陈婷婷李皓洁

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1

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2

365bet体育在线投注,邱智丽

本报记者李致鸿北京报道

互联网保险的江湖,总是人来人往。

“能够最快适应技术革命的行业之一是保险行业。”在今年的中国保险业年会上马云对未来的保险业做出几点预测,保险产品、服务形态、组织形式都会发生巨大变化,而转变源自大数据、风控等技术的革新。

导读

2017年2月20日,王禹只身一人背着书包从北京来到上海,加入众安在线出任总经理助理兼车险业务条线负责人。在此之前,他的身份是原保监会财产险部监管二处副处长。

“三马”聚首所创办的众安保险从成立之初就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作为国内首家获得互联网保险专业牌照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没有线下销售团队,核心系统搭建全部在公有云,显然三马并不想仅仅停留于网上“卖保险”。

众安在线2018年报显示,其2018年汽车生态保费收入从2017年的0.79亿元上涨至11.5亿元,涨幅达1356%。

出人意料的是,两年后,当众安在线的“保骉(biāo)车险”终于可以在互联网保险的快车道上加速行驶时,王禹却选择了转身离开。

卖什么?

互联网保险的江湖,总是人来人往。

4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王禹已从众安在线离职。他在告别信中表达了自己对众安在线的感谢和不舍,坦言“感谢众安,敢于让一个毫无市场经验的新兵掌舵保骉车险”,并打趣道,“如果说投入是一种病,我们都病得不轻!”

“卖科技”,这是众安保险的下一步。在众安保险成立三周年之际,公司将保险业务的技术支撑拆分出来,成立全资子公司众安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众安科技),主要负责前沿技术的研发,这些技术在支撑众安内部应用之外,还将开放给外部合作方,并进行创业孵化和投资。

2017年2月20日,王禹只身一人背着书包从北京来到上海,加入众安在线出任总经理助理兼车险业务条线负责人。在此之前,他的身份是原保监会财产险部监管二处副处长。

这一人事变动,令市场对众安在线的关注再度上升。在王禹离职的消息传出前,众安在线旗下全资子公司——众安科技CEO陈玮转会泰康在线的新闻刚刚见诸报端。

工商注册信息显示,众安科技于2016年5月获保监会批准,其经营范围包括:信息技术服务,以承接服务外包方式从事管理或技术咨询服务,市场信息咨询等。

出人意料的是,两年后,当众安在线的“保骉车险”终于可以在互联网保险的快车道上加速行驶时,王禹却选择了转身离开。

寥寥数日,两员大将出走,市场不免心生疑虑。对此,众安在线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王禹因个人家庭原因离职;腾讯金融科技副总裁朱立强担任众安科技新CEO。

“为支撑小额、高频的海量业务,众安逐渐形成自己的"科技大脑",我们是希望众安科技能够成为整个保险生态信息化升级的助推器。”众安保险CEO陈劲说道。

4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王禹已从众安在线离职。他在告别信中表达了自己对众安在线的感谢和不舍,坦言“感谢众安,敢于让一个毫无市场经验的新兵掌舵保骉车险”,并打趣道,“如果说投入是一种病,我们都病得不轻!”

江湖再见:车险终逆袭

从技术角度而言,陈劲所指的这个“科技大脑”主要有四个方向,包括人工智能、区块链、云技术和数据驱动,尤其会深耕保险、支付、消费金融、财富管理、生命健康和社区金融六个领域。

这一人事变动,令市场对众安在线的关注再度上升。在王禹离职的消息传出前,众安在线旗下全资子公司——众安科技CEO陈玮转会泰康在线的新闻刚刚见诸报端。

在众安在线工作的两年时间里,王禹行程20多万公里,足迹踏遍31个省份,平均每天只有不足6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以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为例,众安保险此前推出了一款“陪你碎”碎屏险,这是一个专门保障手机碎屏风险的保险产品,在市面上,更换手机碎屏从几百到几千不等,且质量参差不齐。虽然碎屏险是硬需,但如何在线上识别上传图片中的手机是待保手机却是个难题。

寥寥数日,两员大将出走,市场不免心生疑虑。对此,众安在线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王禹因个人家庭原因离职;腾讯金融科技副总裁朱立强担任众安科技新CEO。

众安在线保骉车险团队在写给王禹的临别感谢信中称:“总觉得我们有太多说不完、道不尽的感人时刻,可回忆起来却是:我们每天在一起,都是加班、加班、加班。”

众安保险采用基于深度学习的图像识别技术,来自动识别可疑屏幕。记者实际操作了该款保险产品,在点击购买该产品之后,投保手机会生成一个二维码,用户需要使用另一个手机扫描该二维码,扫描完后手机会自动调整摄像头对投保手机的二维码页面牌照并上传,几秒钟识别通过后,投保手机会自动跳转至投保页面,支付完成投保。

江湖再见:车险终逆袭

正因如此,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王禹出于对个人家庭的考虑,希望能有更多时间陪伴家庭,所以选择了离职。

背后的技术支撑则是前期产品团队会将多个维度的图片拍摄下来让服务器去学习判断,在扫描二维码的过程中,手机也会自动调取后台服务数据,进行交互,如果是截屏或盗用其他图片,交互不同步投保就不成功,从验机、投保到核保人力成本大幅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