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人寿高效去“新华化”:宗旨地方调动 激进突转保守

 理财保险     |      2019-12-26 03:42

本报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

图片 1

在来自“新华系”的两位副总辞职之后,日前,生命人寿火速调整管理架构,将管理组织上升至集团化管控,核心位置均安排了股东方以及“老生命”高管。生命人寿一管理人士对本报记者称:“即使是‘新华系’的人继续留在生命人寿,也需要转型!”

图片 2保守只为安全计?

和雄心勃勃的电动化十年规划相比,大众汽车最新的一次动作显得相当保守。

生命人寿正在进行一场彻底的去“新华化”行动。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如今的燃油车巨头大众,其实是电动汽车领域的老前辈。

3 月 25 日,大众汽车旗下的三款纯电动轿车:朗逸纯电版、高尔夫纯电版和宝来纯电版在广东珠海亮相,同时展出的还有大众纯电动概念车 ID. BUZZ, 以及大众纯电动赛车 ID. R。

此前3年,生命人寿在“新华系”主导下,采用了高投入高增长的扩张手法,五次增资总计超过70亿,迅速将保费规模从70亿发展到200多亿。但现在保险业正遭遇发展瓶颈,高投入高增长的方式似乎不再适用于生命人寿。据悉,生命人寿董事长张峻对未来3年提出的新经营方向是“做实、做优、做强”,由高投入高增长转型至投入适中、规模与质量并重的发展方式。

早在1972年,大众就和博世、瓦尔塔、莱茵集团联合开发了第一款电动车型T2纯电版Transporter。这款车使用的是铅酸电池,搭载的直流驱动电机输出功率为16千瓦。T2纯电版Transporter量产时间持续了数年,但一共只生产了120辆。

单看配置和性能参数,以上三款纯电动轿车并不出众。比如,这三款车的电池包能量密度均为 121Wh/kg,综合续航里程也只有 270 公里。

“老生命”人上位

图片 3

和国内纯电动车市场的主流产品相比,这些参数似乎很难拿的出手。而且,2019 年补贴新政实施后,大众三款纯电动车的电池包能量密度恰好在技术标准之下,无法拿到补贴。

生命人寿的经营风格和策略转向稳健保守,“新华系”激进快速扩张的作派迅速地淡出了生命人寿。“自上到下的变动,此前跟随‘新华系’的分公司支公司层面人员或多或少会有所变动。”生命人寿内部员工认为,未来分公司、支公司层面的人员变动将是正常现象。

当然,大众也没有把电池能量密度和续航当做卖点。在大众中国电动汽车的推进计划里,刚亮相的三款纯电动车型只是第二阶段产品。

一个多月前,生命人寿两位分管银保和个险渠道的重量级副总高焕利、赵子良辞职,自此,当初从新华保险(601336,股吧)一起组团跳槽自生命人寿的新华系“铁三角”解体,只剩下总经理杨智呈依然留守。在上述两各副总离开后,生命人寿掀起了更大的人事换血风暴,起用了“老生命”人黄新篁上位负责银保,并同时分管行政;“老生命”人龚志洁以执行董事的身份分管人事行政、战略企划等工作。

如果进展顺利,大众纯电动的真正实力要到第三阶段的 2020 年才能释放——届时,大众推出的多款纯电动车型都将基于 MEB 平台生产。整体来看,大众的电动汽车平台要生产 2200 万辆电动汽车,远高于此前 1500 万辆的计划。

与此同时,“新华系”出身的总经理杨智呈仅分管其中的业务发展中心,总精算师王智勇已申请长假休息,此外,包括个险业务部总经理王林峰离职、副总徐洁也已提交辞职报告,“这两人都是赵子良的老部下,赵一走他们必定跟随离去。”上述生命人寿内部员工称。此外,经代部负责人、银保业务部总经理职务均已发生了变化。至此,“新华系”精心掌控的局面被彻底打破。

保守也好,激进也罢,大众的电动化路线正在按部就班地展开。

高焕利、赵子良的离去,引发了生命人寿人事大变局。而他们转身即赴新职,据悉,两人已以“工作小组”的方式进驻天安财险。不过,目前天安财险并未对外宣称这两位干将的到来,对此事处理相当低调。

1

激进突转保守

保守只为安全计?

“人事如棋,随势而变。”对于公司人事的风云突变,上述生命人寿内部员工对记者如此感叹。在他看来,这些高管人员即便厉害如虎将,最终也逃不过大股东的调配和控制。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如今的燃油车巨头大众,其实是电动汽车领域的老前辈。

记者从生命人寿内部了解到,早在去年末,生命人寿董事长张峻在公司2012年计划预算工作会议上就提出,生命人寿要加快发展方式转变,加快集团化建设,加快制度体系优化,加快竞争力提升……公司今后3年发展的策略是“做实、做优、做强”。“今年的经营策略定为‘做实’,这实际上已经宣布了公司经营风格的转变,即告别快速扩张、规模至上的方式,今年管理和高管的种种变化都是经营方向转变的结果。”上述生命人寿管理人士对记者称,由于宏观经济下滑以及寿险行业陷入低迷,此前由“新华系”主导的高投入方式已难以适应新形势的变化,公司必须改变方式,而张峻最为擅长的便是蓄势待发。

早在 1972 年,大众就和博世、瓦尔塔、莱茵集团联合开发了第一款电动车型 T2 纯电版 Transporter。这款车使用的是铅酸电池,搭载的直流驱动电机输出功率为 16 千瓦。T2 纯电版 Transporter 量产时间持续了数年,但一共只生产了 120 辆。

在“新华系”入驻之后的近3年,生命人寿频频增资,从22.55亿元增资至最新的94.3亿元,“今年应该会突破百亿。”上述生命人寿管理人员估计。此外,生命人寿还于2010年发行了15亿次级债。在资金的高投入下,生命人寿保险销售团险不断壮大,从而使得保费收入狂飙,2010年、2011年保费增长分别高达118%和53%,保费从2009年的70亿蹿升至2011年的233亿。

图片 4

但是,今年保费增速出现了大幅下滑,截至8月保费收入181亿,同比增长为-0.92%,已由前两年的超高增长进入了负增长。可见这种高投入高增长的方式遭遇了市场严峻的考验,寿险业整体陷入瓶颈,如果生命人寿还一味地砸钱追求规模将会得不偿失。

T2 纯电版 Transporter

上述生命人寿管理人士表示,公司不同发展阶段将有不同的策略,当时起用“新华系”正是抓住寿险行业繁荣时采用快速扩张的经营策略,而今行业低迷时再起用“老生命”人重回稳健,“这些管理经营策略都很正常,如今公司费用方面逐步理性化,发展趋向稳健”。今年以来公司仅增资约10亿,相比去年近50亿增资已大为缩减。

其后,大众电动汽车一直保持着电动汽车的开发:

○ 1976 年,推出第一款 e-Golf;

○ 1981 年,推出基于高尔夫纯电版生产的 CitySTROMer;

○ 1985 年,推出基于第二代高尔夫的第二代 CitySTROMer;

○ 1993 年,在向第三代高尔夫过渡的过程中,推出第三代 CitySTROMer。

图片 5

1986 年生产的 CitySTROMer

以上这几款电动汽车使用的都是铅酸电池,估计总生产量不足千辆。

直到 2010 年,大众在德国展示了高尔夫第六代 blue-e-motion,并在 2010 年北京车展推出首款在中国研发的电动车朗逸 blue-e-motion,算是现代版本的电动汽车。

但此时,电动汽车仍远不是大众汽车重视的技术。相对而言,珠海亮相的三款大众纯电动在性能上较前辈车型已经有很大提升。

图片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