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使贾跃亭不回去 大家还能够做什么样?

 电子商务     |      2020-02-16 07:24

除了证监系统外,法院对贾跃亭的法律问责也在继续;而上市公司能否谋求在美国起诉在彼处有房产、工作等真实联结点的贾跃亭,也可以考虑。乐视系创始人贾跃亭曾多次表示“下周回国”,现在有监管机构要他本周回国。12月25日北京证监局通告责令乐视网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周日)前回国。北京证监局全称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是证监会的派出机构。其此番出手,是基于属地管辖对住所地在北京的乐视网的治理问题予以监管。作为上市公司,乐视网及相关公司近期深陷债务泥潭,股票长期停牌,几乎成了一个“假的”上市公司。贾跃亭2015年5月曾经承诺将减持所得资金全部借给上市公司作为无息借款,却一直未能兑现。在证券市场中,大股东承诺对公司做什么,也是一种能推动股价上涨的利好消息。当时正值股价震荡前不久,控股股东高位减持时作此承诺,也起到了安定市场、便于脱身的作用。故而乐视网中小股东有权对大股东的言出必诺产生期待,而大股东若全无诚意,则形同虚假陈述。此外,贾跃亭控制的相关公司对上市公司存在巨额欠款,至今尚未归还;“乐视网融资来的几百亿元钱,和贾跃亭高价套现得来的钱去哪了”一直是财经圈的神秘事件之一。所以,乐视网盛衰的见证人,海外归来的贾跃亭不管是带回来真金,还是带回来真相,对乐视网眼下未了局的风险化解都颇有价值。怎奈北京证监局权力有限,即便是中国证监会,也只能对证券市场参与方依法采取监管措施,既不能直接拘传贾跃亭回国,也不能对贾跃亭拒绝回国的行为采取惩罚措施。毕竟承诺不兑现、借款不归还尚非法定的证券违法行为,还不够立案处罚。此前,北京证监局已于9月13日、12月7日向贾跃亭下发了监管关注函,要求他见文后立即回国处置公司的各种风险,此后也通过上市公司多次向贾跃亭传达了回国履责的要求,但至今未见其采取相关行动,估计在一周内忽然幡然悔悟的可能性不大。但北京证监局的这份通告还是值得肯定。这可谓是监管者在权限内积极作为的一项表现,表达了自身对此投资者危机事件的关切,也令公众对乐视的关注再次聚焦。毕竟贾跃亭并非销声匿迹,而是在大洋彼岸活跃汽车圈。中国政府部门对他的问责之声,也能通过财经传媒等渠道传递到美国,对这位“企业家”造成压力。此外,乐视网自4月17日以来已经停牌大半年。理由是一直在重组。25日乐视网公告称融创系公司拟取代乐视控制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希望这是重组提速和落实的重要契机。证监机构的一项重要本职工作就是监督上市公司重组的进展,特别是在停牌重组已经严重损害股东的流动性权利时,北京证监局也不妨和乐视网、深圳证券交易所就复牌的可能性保持阶段性沟通。乐视网价值的实体贬损已成大概率事件,股东买卖的程序性权利不能再被“套牢”。除了证监系统外,法院对贾跃亭的法律问责也在继续。北京第三中级法院就已经不止一次把贾跃亭两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并已经开始在一些案件判决的执行中扣划贾跃亭的银行存款、查封贾跃亭持有的股份和房产。而上市公司能否谋求在美国起诉在彼处有房产、工作等真实联结点的贾跃亭,也可以考虑。

图片 1

贾跃亭是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目前还言之过早,当务之急的第一个动作,应该就是先回来。

图片 2

乐视网麻烦越来越大,坊间传言,当年乐视网IPO时的发审委委员已经被调查,这对于贾跃亭本人的偿债能力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假如贾跃亭本人资产不足以清偿欠债的话,贾跃亭或不敢回国。

上周五(7月7日),吴声来录我的节目,闲聊说到贾跃亭,我说,“你跟他熟,还是请他回来吧。”吴声当即发微信,几分钟后就收到了语音回复,“我正在洛杉矶,请晓波来看一下我们的汽车工厂吧。”

7月6日18:00多,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突然发布“关于董事长辞职及董事会改组的公告”。

有这样一个尝试,凡是经商创业之人,基本都会使用杠杆融资,只是或多或少的问题。那么贾跃亭现在可以动用的现金可能已经非常有限。他最重要的一块资产就是乐视网的股票。但是这部分股票现在基本处于被质押的状态,即乐视网的复牌股价将决定贾跃亭能否清偿债务及履行承诺。如果按照原先孙宏斌拯救乐视网的规划,或许乐视网的股价还能有所依托,但如果乐视网最终被定性为欺诈上市。参照欣泰电气的欺诈上市处罚判决,将会是强制退市并且永远不能重新上市。

贾跃亭应该就是上周出的国。7月3日,媒体曝光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公司的12.37亿资产被司法冻结,此时他正在飞赴洛杉矶的航班上,7月4日,他和妻子落地美国,7月6日上午,贾跃亭在自己的微博发表公开信,宣布“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

公告称,“贾跃亭先生将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同时辞去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 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相关职务,退出董事会,辞职后将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

假如乐视网被强制退市,那么其股价必然会连续跌停,其他投资者或许还有向保荐机构索赔的可能,但是贾跃亭作为第一大股东和时任领导,是不可能获得保荐机构先行赔付的。这时候贾跃亭的资产将大幅缩水,严重的资不抵债已经不可避免。

当晚,乐视网公告称,贾跃亭先生已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退出董事会,将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在本周,贾跃亭一直没有从媒体的头条上掉下来过,即便有孙宏斌收购王首富的六百亿大案,但是,乐视的新闻热度却毫不稍逊。

与此同时,乐视超级汽车官微发布,即日起,贾跃亭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全面负责汽车融资、全球化管理团队搭建、公司治理、产品研发测试及生产保障等方面工作,率领乐视汽车生态继续按照既定战略,实现变革百年汽车产业的梦想。

在这种情况下,按照常理贾跃亭是肯定不敢回国的,除非债主们肯放弃对贾跃亭追债,这种情况虽说不是没有可能,但概率显然很低。

现在,有四件事情是清晰的:

乐视网还表示,经过提名委员会审核,提名孙宏斌先生、梁军先生、张昭先生为公司第三届非独立董事,任期自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第三届董事会届满之日止。

除了帮贾跃亭操心,乐视网投资者的未来命运也扑朔迷离。假如证监会认定乐视网属于欺诈上市,乐视网一直处于停牌状态,按道理说,现在持股的投资者都有资格获得保荐机构的先行赔付,这可能是现在持股投资者的最佳结局。但假如证监会并未认定乐视网属于欺诈上市,那么按照现在乐视网的基本面看,复牌后也不排除大幅下跌的可能,届时投资者不管卖不卖股票都会非常纠结,卖出股票就丧失了将来索赔的资格;不卖股票可能还要承受股价进一步下跌的风险。纠结将不可避免。

其一,贾跃亭已经从乐视的主体业务出局,也就是说,他在实操的意义上失去了乐视;

至此,贾跃亭彻底被架空了,乐视网的大王旗改弦更张,成了孙宏斌的囊中物。

其实,根据破产法的规定,现在贾跃亭可能是有资格申请破产保护的,最多只不过是把资产清零,未来如果再有机会,还能想办法东山再起,如果能够再创辉煌,不仅可以还清过往所欠负债,还能重新成为人们崇拜的对象,这或许是本栏能够想到的最好结果,如果贾跃亭能够成功申请破产保护,其持股也将易主,那时候孙宏斌重组乐视网也就方便很多。这对于乐视网和广大投资者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贾跃亭也能踏踏实实地回国。

其二,乐视的生态化反战略宣告失败,它的手机、金融、体育等板块基本瓦解,电视业务陷入泥潭,上市主体在复盘后的命运非常不乐观;

早上还表示自己仍然是乐视董事长和最大股东的贾跃亭就迅速这么丢掉了董事长。先是辞任CEO,再是辞任董事长,并退出董事会,乐视越来越不是贾跃亭的乐视了。

来源:北京商报

其三,乐视出现了剧烈的人事动荡,并已波及广大的基层员工,本周不断爆出公司拖欠薪资乃至社保的新闻,在公司层面似乎没有任何的正面回应;

乐视在公告中表示:“辞职后贾跃亭先生仍为乐视网控股股东,其控制的乐视非上市体系依旧将与上市公司体系,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继续保持合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