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富士康一员工猝死住处365bet在线平台

 电子商务     |      2020-02-08 22:41

富士康科技集团近日将从深圳撤离,大规模迁往内地。继加薪之后,富士康再一次把中国制造业推到了打破现有竞争格局的边缘。  据北京媒体报道,富士康科技集团近日将从深圳撤离,大规模迁往内地,目前最被看好的目的地是天津滨海新区。一方面,富士康想借助工人加薪改变中国廉价劳工的历史,另一方面加薪令其他代工企业被迫跟进,从而搅乱竞争格局。  员工锐减至10万人  迅速果断但不声张,富士康集团大规模迁址进行得极为低调,似乎除了集团员工和客户,富士康集团不希望外界在迁址前得知此事。据北京媒体报道,富士康集团主干即将迁往天津,深圳厂区只保留专门代工“苹果”的事业群,员工从40万人锐减到10万人左右。  接连不断的员工跳楼事件无疑给富士康造成极大困扰,但迁址对于富士康来说并不是一个“急救措施”。由于持续上涨的成本原因,深圳富士康早在2006年就计划搬迁内地。但这项开始于4年前的计划在最近半年可以说是以“超速”在运作。有富士康河北厂房员工透露,事实上,近年来,富士康陆续将深圳事业群向内陆地区搬移,除为降低人力成本外,亦因为公司在深圳已不能继续享受税收政策,而其它地方政府却仍为吸引这只“凤凰”落户,给出诸多优惠条件。  在迁址天津之前,富士康在天津已有两个工厂,一个是生产手机电池的旧厂,一个是建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生产手机外壳的新厂,但规模都不大。这次迁址并非是扩建天津工厂,而是全面撤离深圳。手机事业部迁往天津,电脑事业部搬往重庆和武汉,深圳只留下代工“苹果”的事业群。  员工愿搬迁可获加薪  据内地媒体报道,天津市政府有关领导上周五前后到访深圳富士康,与计划搬迁的部门代表开会,积极动员搬迁。而为了顺利搬迁,资方富士康向员工开出了一个限制性条款,愿意搬天津的员工可加工资,不搬者则不获调薪。  据了解,富士康在天津已有二间厂房,分别生产手机电池及外壳,有员工反映,搬迁突然,公司尚未做好准备。分析认为,富士康此举与此前承诺深圳员工通过三个月审核期后,可获底薪二千的做法,相互矛盾,而富士康早前称日后会公开审核办法,至今亦未有任何动作。有消息人士对媒体表示,富士康深圳厂区将减少近一半流水线作业员,并提高员工生产效率,从而降低“调薪”风险。  有富士康河北厂房员工透露,事实上,近年来,富士康陆续将深圳事业群向内陆地区搬移,除为降低人力成本外,亦因为公司在深圳已不能继续享受税收政策,而其它地方政府却仍为吸引这只“凤凰”落户,给出诸多优惠条件。  此外,又据报道,目前,富士康重庆基地已在当地录用一万多名大中专实习生和毕业生,随着该基地全面投产时间临近,公司计划到二○一五年时,在重庆基地招募共十万员工,其中,七成五为大专和中职学历者,一成五为农民工,一成为本科和研究生以上学历者,其中大部分员工将来自附近的重庆上百所大中专院校。

“这么大的厂子,还能没了,又不是地瓜,说刨就给刨了。”一个精瘦的小伙子叼着烟嘴说。  7月11日,一个日光猛烈的星期天,这个小伙子跟一群穿着统一制服的年轻人坐在街口的草地上。路边,竖着一块石碑,粗砂砾石,刻着三个猩红的大字:富士康。  眼前,那块贴着一层一层招工启事的告示牌,指向路的尽头。100米长的水泥路尽头连着另一条路。那里是深圳龙华的富士康厂区,也有人说是座城。  招聘冻结了  “富士康”石碑处,此前一直是个招工点,原本总是人潮涌动。不久前,当各路记者来采访连环跳楼事件时,还能看到一群群年轻人在此守候,他们被黄色的隔离带分开,面无表情,如同待价而沽的商品。  如今,只剩下斑秃的草地。  28岁的小伙子刘峰是湖北人,去年来这里打工,逐渐适应了此地的节奏,他对搬迁一事所知不多,“刚谈了女朋友,这不是给我添乱嘛。”他仿佛在说一件遥远的事情,“过一天是一天,都好说啦。”  对这些年轻的外省人而言,搬迁的影响远不及此前的跳楼来得强烈,“那时来了多少记者!围着你拉着你说话,而现在呢?”在他看来,事情的大小,在于记者出现的频率。“记者没来几个,事情不会坏到哪里”。  两个月前,这里就开始冷清。普工招聘冻结了。  对此最有感受的,是南门外周边小店的老板。此前这里最好卖的是矿泉水和面包,卖给那些长途跋涉来此排队应聘的年轻人。现在消停了,小店最畅销的商品变成了报纸,2元一份的都市报,一天能卖出去三四份,周末会多些,都是来草地发呆聊天谈恋爱的工人买去铺在地上。  原本小店周围还有些卖鸡蛋灌饼的流动摊子,或者卖煮熟的玉米棒子,据说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卖几百个饼子和棒子不在话下。  也有不明就里的人过来,听说不招工了,有些失落。32岁的赵威就是如此,他打算来富士康闯一闯,“都说这里赚钱多,只要肯出力”。现在计划被打破,还没想好下一步,此刻就坐在草地上,拨弄着一把粉红色的雨伞,那是下火车后买的。  7月5日晚,郭台铭来到这里,在那座庞大的餐厅里,他“一改以前的严肃面孔,像一位慈祥的老人,温情但不失威严”地说,“富士康的外迁是一个重要的战略举措,公司对外迁的员工每个月还有额外的补贴。”  富士康新闻人发言人刘坤对此的补充是:“富士康部分事业部确实在向成都等地搬迁,但并不代表富士康将撤离深圳”。  鸿海公开数据显示,仅今年一季度,鸿海自台湾汇出赴大陆地区投资金额已累计达3.0359亿美金,涉及11个工厂项目,其中既包括深圳、上海,也包括中山、烟台、淮安、重庆等,暂时未披露投资河南的具体金额。  富士康大陆地区商务长李金明说,未来理想的格局是,深圳富士康基地将以“研发 部分生产”为主,人员规模减至15万。  80家鸿海大陆子公司,如今在全国分成四个片区。这四个片区的先后形成,展示着郭台铭商业帝国的蓝图。  1988年,帝国在以深圳为核心的珠三角城市圈首先形成华南片区;1992年,在以昆山为核心的长三角城市圈形成华东片区;90年代末期,则在以烟台为核心的环勃海城市,形成第三片区。  最近十年,以太原、武汉为核心,辅以晋城、重庆、成都等内陆城市,第四片区也渐成规模。  如今甚嚣尘上的搬迁事件,在业内人士看来,不过是继续完善后三个片区而已。  有专家说,富士康在大陆依次迁徙的每个节点,都恰好暗合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整体经济发展路径——从珠三角到长三角;先东部,后中西部;先沿海,再内陆。  余晖的味道  搬迁的复杂性,落实在具体的人,是难以一言蔽之的,有些在此工作三五年的人,已经娶妻生子,打算按照城市人的方式好好生活,他们的孩子还尚在襁褓,如今厂子要走,他们很难一走了之,但是留在这座城市,未来会怎样,他们不知道。  在龙华,富士康工厂的周围,有很多大型卖场和超市,周末时,年轻的工人会带着孩子来购物。一位超市营业员笑着说,估计没有哪座卖场会像这里,有这么多年轻的父母,这么多几个月大的婴儿。  多年的发展,让龙华镇和富士康彼此寄生,如今俨然生长成一个人口稠密的小城。吴晓勤今年23岁,是一个8个月男孩的母亲,她在富士康工作了3年,算是把青春献给了这里,她的爱人是附近的本地青年。  在朋友看来,她算是命好的。如果一切不变,就在这个庞大的工厂之城里养家糊口也挺好。但现在,如果厂子搬迁,她需要重新打算了。  在网上,有网友问:“都说富士康的搬走,是一场城市内部的产业升级,果真如此,这些步入中年的产业工人,如何自我升级呢?”  因为富士康的搬迁,23岁的吴晓勤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中年。  有人跟她说,代工业在深圳已是夕阳产业,最终都会被淘汰,她从这句话中体会到了余晖的味道。

富士康一位28岁的员工本月26日被发现猝死在龙华一出租屋中,家属称这名员工在富士康从事物流工作,富士康昨天回应将协助警方及家属做进一步的情况了解。 该名员工叫梁勇超,今年28岁,广西容县人。他的家属昨天介绍,梁勇超是在半年前进入富士康上班的,在富士康物流部门上班。因为工作原因,经常需要加班。据他的一位工友估计,按梁勇超的薪资单显示,梁勇超在11月份加班60个小时,加班最多的10月份“大约是88个小时”。 南都记者就此向富士康方面求证,昨晚7时,富士康方面发来书面回复确认事件,但在回应中富士康方面没有涉及加班时间的问题。

摘要: 富士康今年初大量招聘普工。 ──内迁加速「腾笼换鸟」 逾半港企「不转则倒」 被誉为「世界级IT代工航母」的富士康,其母公司台资鸿海集团日前敲定对成都及郑州两地的6,400万美元(约5亿港元)投资计划,深圳只保留苹果组装线,令深圳生产基地员工人数将从当前的40万减少30万员工离深圳富士康冲击凸显 富士康今年初大量招聘普工。 ──内迁加速「腾笼换鸟」 逾半港企「不转则倒」 被誉为「世界级IT代工航母」的富士康,其母公司台资鸿海集团日前敲定对成都及郑州两地的6,400万美元(约5亿港元)投资计划,深圳只保留苹果组装线,令深圳生产基地员工人数将从当前的40万减少到10万。至此,长达两个月的富士康内迁之争终于揭开谜底。 「代工航母」的撤离对珠三角经济格局的冲击将逐渐展现,更迫使广东加速其「腾笼换鸟」的步伐。有港商表示,富士康连续两次大幅度加薪,刺激了珠三角工人的加薪欲望,对港商台商影响很大。工资成本已经成为珠三角企业最大的生产成本,另一方面,外国客人又不肯加价,利润低的加工制造企业内迁将是大势所趋。有港商代表甚至透露,如果不能成功「升级转型」,将有超过50%在珠三角投资的中小港企计划在一、两年之内结业。  鸿海集团对四川成都及河南郑州两地新投资案,均为鸿海在大陆内迁的最新布局,初步规划成都专攻机顶盒及平板计算机业务,郑州则锁定手机发展,成为鸿海大陆内陆城市新据点。深圳则保留技术层次较高的苹果组装线,员工人数从40万锐减到10万。港商:中国廉价劳力时代终结 代工航母正式宣告驶出深圳,在本地外商中引起广泛讨论,港商似乎更加关心富士康加薪对珠三角加工制造企业的后续影响。香港中小企业总会会长齐光华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富士康「出走」是必然,港商对深圳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富士康加薪更加关注。富士康加薪,大部分港企 「跟不起」,大家更担心由此引发的「骨牌效应」,会让更多任务人「稍不满意就罢工」。齐光华表示,周围许多日资企业已经有意撤离内地。撤资、向内地转移生产线,都已经是大势所趋。 「中国已经不是廉价劳动力时代,我在深圳的玩具厂去年亏损300多万,但外国客仍不肯加价,所以根本做不下去。」他透露,有超过50%在珠三角投资的中小企业港资厂计划在一、两年之内关门结业。 作为深圳台商协会副会长,艾美特电器(深圳)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蔡正富一直关注富士康的动向,他对富士康宣布新计划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富士康内迁不具有代表性。」他表示,富士康是毛利极低的IT代工企业,产值大,利润低。富士康内迁受到非同寻常的优待,各地方政府争先恐后补贴政策,这是其他台企无法企及的。「富士康北迁的模式无法效仿。」蔡正富介绍,珠三角台企这几年已经转型,有的从事商业、服务业,有的转做内销,以艾美特为例,今年内外销比例各占50%。专家:趁势扶持本地科技企业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分析,富士康北迁一方面是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另一方面是为了分散人口、分散风险,避免再发生连续跳楼等事件。「未来富士康不会再建立20万、40万人口的厂区,今后不会建立如深圳这样的全球制造中心。」他预计,中国仍然将是富士康的主要生产基地。「中国工人工资仍然是非常低的,当前只有美国工人的三十分之一,再上涨一倍仍然只有美国的十五分之一,仍然具有廉价劳动力的优势。中国劳动力过剩的局面并没有改变,低端的制造业未来不会被完全淘汰。」他说,广东提出腾笼换鸟、产业升级,尤其是深圳要打造成中国高端产业,高科技的中心,更需要加快产业升级的步伐,扶持华为、中兴等高科技企业。 深圳市人大常委、深圳大学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达志表示,富士康迁出,虽然暂时会对深圳的GDP、进出口总额有影响,但相信更多自主创新能力更强、附加值更高的企业会填补空白。 与企业界的竞相讨论相比,政府部门则表现得极为谨慎。深圳市主管部门、深圳市科技工贸和信息化委员会一直未有相关官员回应此事,而广东省外经贸厅也以「没有收到相关报告」为由,对富士康将重要生产线北迁「不予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