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紧缩 寒风冲向高速公路

 电子商务     |      2020-02-01 12:53

365bet在线平台,中国政府领导人在谈到让中国向价值链上游转移的时候总是滔滔不绝,但他们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经济变革则是另外一回事。对中国资本主义复兴摇篮温州的访问告诉我,其实他们不想。  温州最近因为一场据说困扰民营中小企业的信贷危机引发了普遍关注。这些中小企业无法以合理的贷款利率从银行获得贷款,他们因此只好求助于所谓高利贷放贷机构。随着中央政府提高利率抗击通胀,高利贷利率也小幅上涨,许多借款人因此倾家荡产。近几个月来,约有90位企业主逃跑,还有几人自杀。到明年1月前,高达40%的工厂可能不得不停产。  中央政府鼓励这样一种观点,即这些企业是不受政府控制的国内资金势力的受害者,且政府知道如何帮助他们。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赶赴温州承诺纾困,具体措施有:给困难企业减免税费;责令银行以较低的利率向中小企业贷款;官员承诺,如果借给中小企业的贷款中最终有较高比例无法收回,他们不会处罚银行负责人。  问题在于,温州最近的困境可能根本不是货币政策造成的。相反,要怪就怪全球竞争吹来的寒风吧。  出口企业浙江迷西仕服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葛树文(音)最近总是失眠,但这并非因为公司缺乏信贷,而是因为来自越南的竞争。  葛树文的意思是说,中国的劳动力成本正在上升。人民币升值以及工人工资上涨正在挤压迷西仕这样的出口企业的利润空间。与此同时,像越南这样的亚洲其它国家正陆续加入到制造业中心的竞争队伍中来,尤其是在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作为温州传统核心产业之一的服装贸易正遭受最严重的冲击。  迷西仕到现在一直都是温州模式乃至中国模式成功的典范。1994年成立之初,这家企业只有几名员工,受惠于温州开放型经济的迷西仕迅速成长。如今其员工总数达到1,200人,为世界多个品牌生产服饰。  葛树文说,收入受到了影响。公司不再扩张。她解释说,手里的钱比以往紧得多,由于竞争更加激烈,我们可能没法做未来五年想做的事。  葛树文指出,不只是温州这样。中国其它地方的公司也出现了同样局面。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温州的情况还不是最严重的。他表示,福建的厦门和江苏的苏州在处境上甚至更加危险。  这并不是说,中国的信贷状况与温州的商业环境无关,反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准确解释了加息何以导致这种产业乱象的出现。信贷紧缩正在拖累那些受竞争压力影响的企业。而且,这些温州的好市民实际上也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单纯。  虽然民间市场的贷款利率远远高于官方利率,但北京方面实行的宽松货币政策近年来已让官方利率低于其本来应有的水平。这就使得有些企业因为拿到了贷款而不必考虑其日益下滑的国际竞争力,借此渡过了难关。  此外,低利率还助长了商人利用贷款投机的行为,特别是进行房地产投资。温州的“牛仔式资本主义”文化要对这种冒险精神负有一定责任。餐馆老板刘贝(音)说,温州人如果有1万块买车,他们就会去买辆4万块的。正如另一个温州人所说,信贷危机主要是让我们终于知道谁是真正的有钱人,谁只是装有钱人。这样说来,似乎很多人都是在装。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如果紧缩信贷是温州困境的导火索而不是根本原因,北京应对此采取什么措施呢?巧妙的回答应该是,什么也不做。市场力量目前发出的信号是:温州的传统行业正越来越没有竞争力。葛树文等精明的温州老板早已看明白了这一点,他们正在考虑如何退出。  这些老板要么是可以找到融资,对厂房设施进行升级(即向高附加值的制造业转型),要么就是关门大吉。让不再有竞争力的企业倒闭可释放资金,用以投向更好的项目。虽然民间市场的贷款利率可能很高,但至少这是市场定的,所以是更为可靠的信号,投资者可借此看清楚哪些是合算的投资,哪些不是。  如果北京方面认真对待有关企业向价值链高端移动的现象,那么这正是决策者希望看到的情况。但是,北京方面却在进行市场干预,以半救助的拙劣方式帮助陷入困境的低端制造商。这表明中国政府担心,大批企业倒闭会造成社会不稳定,而这种担心依然胜过经济改革的决心。  【编辑:尚艳】

全球最大的豪华车生产商宝马公司昨日成为遭受信贷紧缩冲击的首家欧洲大型工业企业。由于价格不断下降及美国市场坏账率日益上升,该公司出现了一笔2.36亿欧元的支出。 尽管大多数公司都发布了强劲的第一季度业绩,但宝马此举可能会加剧外界对于此次金融危机对欧洲实体经济影响的担忧。 宝马重申,公司今年全年税前利润目标将比去年略有提高。不过,该公司将二手车价格急剧下降归咎于信贷紧缩。这导致该公司第一季度风险拨备增加了2.36亿欧元。

银根紧缩的寒风,已经刮到了高速公路身上。曾经被誉为“现金奶牛”的高速公路,如今却在全国部分省市出现了停建的现象。  目前尚不能准确得知停建高速公路的比例,但是在湖南、云南、陕西都先后传出高速公路“断炊”停建的消息,而它的根源无不是银行收紧了“钱袋”。  “目前我国在建的高速公路有4万公里左右,按照平均每公里需要5000万元人民币的建设资金来计算,全国至少需要2万亿元的资金投向高速公路。”来自交通部的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中国高速公路建设的热潮,起始于地方政府的政绩冲动,又终结于银行系统的风险意识。  高速公路的“债务危机”  “作为西北经济龙头的陕西省,过去几年高速路项目一直行走在高负债与高速度建设的纠结之中。”陕西省交通厅一位官员告诉记者。  据悉,高速公路建设里程位居西北第一的陕西省,从2011年年初就爆发了“债务危机”,此后陕北的多条在建高速公路项目一直建建停停。  “我们已经两个月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项目资金紧张,集团方面只有把人员工资调到最低,尽管这样,工资还不能按时发放。”陕西高速集团某项目部孙明(应采访者要求此处为化名)向记者表示:“现在政府要求,陕西省内所有在建的高速路要迎难而上,不能出现停工。”  但在资金压力之下,陕北多个高速公路项目标段均出现了短暂停工现象。根据当地媒体的披露,目前陕北在建的陕西延(安)吴(起)高速公路26个标段中,因地方政府资金不到位,又过度依赖银行贷款,在银根收紧下,工程款被大量拖欠,导致该标段陆续停工24个。2011年8月2日在地方缺钱的情况下,该项目进行重组,并交由陕西省交通建设集团公司负责建设管理。不过据记者从陕西省交通厅了解,陕西省交通建设集团公司多个高速路项目负债率已超过75%。  另一家陕西高速公路的主要融资平台——陕西省高速公路建设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陕高速)亦出现高负债、资金链面临断裂的风险。记者从陕西省官方拿到的该公司财报显示,从2008年开始,陕高速在当地新一轮的建设中承担了大量项目建设。但由于该高速公路项目投资大、回报缓慢,导致该集团财务状况捉襟见肘,在今年银根紧缩背景下,甚至已到了难以令其保证投资速度的地步。截至2010年,陕高速的资产负债率高达88%。  资料显示,2008年之前陕高速总负债多维持在300亿元左右,甚至在当年曾出现略有下降,从2007年的342亿元下降至2008年的321亿元。但从2009年开始,陕高速集中开工了湖北十堰-甘肃天水高速、西安至宝鸡改扩建、潼关至西安改扩建、西安至铜川第二通道等一大批路段,到当年底总负债增加至537亿元。2010年、2011年的投资计划均超过200亿元,到2010年年底,其总负债已达819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陕高速总负债进一步增加到846亿元。  悄然出现的风险信号  陕西省只是我国建设高速公路热潮中的一个缩影。  上述交通部人士告诉记者,我国高速公路网和高速铁路网都是2004年经国务院讨论并通过的,但是金融危机时中国政府出台的4万亿元救市计划,让各个省市对于高速公路的热情空前高涨。  截至2010年年底,陕西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3458公里。高速公路排名由“十五”时期的全国第17位跃居第8位,领先西部。  “一方面,高速公路是很好的政绩工程;另一方面,公路一通就可以收取高速费,这确实是现金流很好的项目。”上述人士如此解读地方政府的心态。据其透露,目前一些地方政府在建的高速公路并不在交通部规划之内,但是他们辩解称是4万亿救市时被批复的,由此也造就了地方政府和交通部的扯皮。  上述人士介绍,高速公路的建设资金来源于三部分,一是交通部的补贴,二是地方政府的拨款,三是银行贷款。

作为今年资本市场改革的一号工程,“新三板”扩容方案正在进入有关部门会签程序。  “新三板”扩容的渐行渐近已经触动到多方机构的嗅觉,加入“新三板”项目角逐的机构除了券商,还有具备资金优势的商业银行。  正在财富管理、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三大领域进行战略布局的兴业银行自然不会甘于落后,“新三板”扩容正在成为兴业银行加大对中小企业金融服务力度的突破口。6月23日,兴业银行在北京正式宣布其为“新三板”企业提供的融资渠道计划。  而对于中小企业尤其是科技型中小企业而言,当前信贷受压,利用资本市场和债券市场不啻为一条融资新路径。  抢占“新三板”契机  “新三板”目前特指中关村科技园区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报价转让系统,主要为国家级高新区非上市股份公司提供代办股份转让平台,为高新区内暂不具备在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条件的企业提供融资渠道。  按照证监会意图,中关村“新三板”试点要扩大为全国性场外市场。据悉,目前“新三板”扩容方案的发展步骤、审核制度、上市标准、转板机制、退市标准等关键政策已经上报有关部门,并进入会签程序,有消息称扩容有望在年底成行,首批试点的高新园区在20家左右。  随着“新三板”扩容即将成行,加入角逐“新三板”项目的机构逐渐增多,包括中金公司在内的券商纷纷加大对中小企业投行市场的投入。  商业银行自然不会放弃“新三板”扩容契机,不过此前银行为谋划在“新三板”挂牌的项目主要提供综合授信额度的间接融资服务。  据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廖国华介绍,目前有14家商业银行在中关村自主创新示范区核心区设立了科技企业服务信贷专营机构,通过担保融资、知识产权质押贷款、信用贷款、股权质押贷款、信用保险等科技金融创新产品支持中小企业融资需求。  而兴业银行自去年6月启动的“兴业芝麻开花”中小企业成长上市计划(以下简称“芝麻开花”计划),不仅提供包括信贷在内的传统银行服务,其推介的卖点之一还在于投资银行业务。  据悉,该计划以扶持中小企业成长直至上市为目标,综合应用传统银行和投资银行两大门类金融服务工具,提供“债权 股权 上市”一站式综合金融服务解决方案。重点服务“三高六新”即具备新经济、新服务、新农村、新能源、新材料、新商业模式和高成长、高技术、高增值性等特点的中小企业。6月23日,兴业银行的“芝麻开花”计划推介转战北京,为计划在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的企业提供融资渠道。  银行投行业务优势  当然,不同发展阶段的中小企业所需要的银行服务并非一致。兴业银行小企业部资深人士叶基泉指出,对于成立不足2年,或年销售收入3000万元以下的初创期企业,资金需求强烈,对信贷、票据、担保融资等传统银行产品需求更多一些,这个阶段的企业对投行业务的需求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