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地膜白色污染触目惊心

 电子商务     |      2019-12-29 05:37

原标题:地膜年用量达百万吨 田间白色污染如何变废为宝? 来源:工人日报地膜每年用量达上百万吨,残留超标严重会导致作物减产  田间“白色污染”如何变废为宝?  “今年我家15亩烤烟收入近5万元,地里废弃的烟膜还让我额外收入了500多元。”日前,在重庆市黔江区白土乡三塘村的废弃农膜收购点,建卡贫困户董成章将废弃的烟膜过完秤,领到钱时高兴地说,“烟地清理干净,干活也清爽。”  然而,随着农膜的广泛应用,一些使用后的地膜未及时回收,成为田间的“白色污染”,对农业生产构成了潜在威胁。  “白色革命”带来“白色污染”  重庆是用膜大户,数据显示,2018年重庆市的农膜使用量约为1.2万吨。“种水稻要发秧苗,秧苗要靠膜把它保护好,我们每年都会用掉不少的膜。”重庆永川区临江镇天星村的种粮大户康建国告诉记者,他种植了10余亩地的水稻,每年需要花费千余元购买农膜。  与康建国同村的高桂英是村里的果树种植户。她说,果树从果苗培育到长成结果,多个阶段都需要用到农膜。“农膜的确好用,但是只能使用一次,每年用完后,废旧的农膜就成了垃圾,同杂草一起被烧掉。”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只能烧了。不然留在地里,鸡鸭会把它吃进肚子。”永川区多位村民向记者透露,此前,他们处理废弃的农膜都是采取烧掉的方式,并且也只能烧掉一部分,有些膜藏在土里不容易找到。“第二年种子撒下去都不能发芽,我们也很头疼。”  走访中,记者了解到,曾经被誉为给农业生产带来“白色革命”的农膜,如今已成了田间“白色污染”的“罪魁祸首”。“白色革命”带来的正面意义正在逐渐被残留污染造成的危害所蚕食。  “‘白色污染’正在破坏土壤结构、降低土壤质量,严重影响农机播种施肥作业和作物生长。” 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资源环境处的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目前,主要用膜区域每亩地膜累计残留量在4到20公斤,个别地块甚至突破30公斤。地膜残留超标将直接导致作物减产,小麦减产幅度2%至3%、玉米减产10%、棉花减产10%至23%。  废旧农膜“齐聚”回收网点  为解决废弃农膜带来的污染难题,自2018年开始,重庆将废弃农膜回收工作交由重庆市供销总社牵头实施。  今年5月,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印发了《重庆市废弃农膜回收利用管理办法》,明确废弃农膜包括的范围和各级各部门的职能职责,要求加强回收利用网络体系建设、资金支持与回收、加工企业日常管理等,促进废弃农膜回收利用制度化、规范化。  重庆市供销社综合经济发展处处长皮晋介绍说,他们依托重庆市供销系统网点优势,在农村建立了农膜回收网点,让田园中的废旧农膜有“归宿”。目前,重庆已建立乡镇(街道)回收网点820个,覆盖了80%的涉农乡镇(街道),16个贮运中心、15家企业承担了全市废弃农膜利用加工任务,回收利用网络体系已初步形成。  重庆市供销社相关工作人员透露,截至10月底,重庆全市回收废弃农膜8782吨,超额完成全年8000吨的回收任务。到2020年,重庆市废弃农膜回收将覆盖所有涉农乡镇,新建回收网点210个、贮运中心22个,实现每个赶集场镇至少设有1个回收点(站),每个区县(除渝中区)至少建成1个贮运中心的目标。  “过去,农民普遍不知道废弃农膜的危害,也不知道如何处理。”重庆多个区县供销社的负责人坦言,在建立专门的废弃农膜回收点后,他们发放了废弃农膜回收倡议书,编制了废弃农膜回收顺口溜,对废弃农膜的危害进行了广泛宣传。如今,已有不少农民主动拿着废弃农膜来回收网点销售。  白色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回收后的农膜是一种可再生资源,通过加工后可实现变废为宝。日前,记者在位于綦江区的民鑫再生资源公司加工车间里看到,该车间的仓库里堆满了回收的废旧农膜。  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废旧农膜被粉碎、清洗后,通过热融、挤出,就变成了再生塑料颗粒,这些再生塑料颗粒呈黑色,大小如米粒。这些塑料颗粒全部就近卖给綦江区工业园区的企业,可用来加工塑料板凳、警示筒等塑料制品,从而实现变废为宝。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再生资源公司是綦江区采用市场化手段,融合民营资本,在该区供销合作社的主导下,吸纳自然人股东共同组建而成,其主要业务之一就是处理废旧农膜。目前,已形成了“回收-分拣-加工”的产业链条和可持续发展体系。  尽管废旧农膜能成为工业材料,但其回收工作目前仍面临诸多难题。走访中,重庆多位村民坦言,他们尽可能地将田间的废旧农膜收集起来,拿去卖掉。但由于现在使用的农膜老化快、易破碎,人工捡拾十分困难。有时候辛苦捡拾一天,最多能捡5公斤多,只能卖几元,所以很难持续下去。  有业界专家分析称,目前市面上销售的地膜仍然以超薄地膜为主,一些农资店面虽然也出售符合国家标准的加厚农膜,却因价格较高基本无人问津。而超薄地膜不到捡拾期就会烂在田间地头,根本无法回收。  对此,有专家建议,要实现废旧农膜回收,分管生产、流通领域的相关部门必须积极参与地膜整治工作,依法查处打击违法生产销售不达标地膜的行为,从源头上杜绝不达标地膜进入市场。同时,加快改进残膜回收技术,并研究在地膜使用集中地建立工厂的可行性。  黄仕强

测土配方施肥减少面源污染

4月入春以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北疆地区陆续进入春耕时节。推广使用合格标准地膜成为农村工作的重点,而农田残膜污染治理再度成为人...

“测土、配方、供肥、施肥指导”是减少土地面源污染的一种好做法,可以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

4月入春以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北疆地区陆续进入春耕时节。推广使用合格标准地膜成为农村工作的重点,而农田残膜污染治理再度成为人们田间地头议论的焦点。

2008年,济南市长清区被列为国家级测土配方施肥补贴项目县。农业部门摸清了全区土壤养分状况,了解了主要作物的需肥特性,掌握了土壤养分变化规律,逐步完善测土配方施肥数据库。农技部门免费为农民取土化验、提供技术资料、出具农作物施肥配方、提供配方肥。农业部门在全区10个街道、镇累计采集土壤样品5200个,发放各类作物施肥建议卡近47万份、张贴宣传画及标语1万余条、赶乡镇大集100余次,接受群众咨询1万余人次,研制出5种主要作物的专用配方,累计推广配方肥8000余吨,“一卡三方”配方肥推广应用面积60余万亩,示范推广区比习惯施肥增产12%,亩增产增收200元,每亩节约成本70元。

在玛纳斯县,连日来有600多名住村干部走村入户,向村民广泛宣传农用废旧地膜综合治理项目的补助优惠政策,引导农户购买高标准合格地膜,杜绝使用厚度低于 0.01毫米以下的地膜。

“真没想到,我的5亩夏玉米打了4300公斤,平均亩产850公斤。”去年秋后,长清区归德镇归北村村民马顺祥卖掉玉米后高兴地说。从归德镇统计站获悉,归德镇去年9万亩春玉米和夏玉米喜获丰收,其中3万亩蒜田间作春玉米平均亩产850公斤,最高产达920公斤,全镇夏玉米平均亩产650公斤,最高产达850公斤,创历史最高产量纪录。庄楼村农民庄云福种植的夏玉米亩产达到1000公斤。测土配方施肥技术深受农民欢迎,不少农民说,现在每亩土地少施化肥5公斤,平均亩产还多了100多斤。

一些农业生态专家指出,在新疆,由农田残膜引发的白色污染已经超过了当地农田生态环境所能承受的上限,如不加快治理和防范,农田生态将进一步恶化。

转变生产方式化解污染难题

近些年,新疆已开始积极开展农田地膜污染治理。然而,由于新疆常规地膜厚度薄、人工捡拾劳动强度大、回收网络不健全以及再加工利用生产成本高等因素影响,导致人们对农田废旧地膜回收和再利用的积极性不高,全区农田废旧地膜回收利用率还不到10%。

治理农业污染,最根本的是要转变农业生产方式。在这方面,合作社、龙头企业、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责无旁贷。

农田地膜污染有多严重?

安徽怀宁县平山镇牧之金畜禽实业有限责任公司饲养优良种猪500余头,年出栏商品猪1万余头。

在新疆,平均每亩田残留地膜量已经达到16.88公斤,是我国平均水平的4倍~5倍

随着养殖规模日益扩大,如何让生猪的粪便、污水得到有效处理,一度成为棘手问题。为破解这一难题,牧之金畜禽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在3年前着手进行以种养一体、生态养殖、循环利用、沼气工程、达标排放和污水纳管等多种模式的综合治理。公司先后投资415万元,其中申请财政补助资金200万元,对有机肥厂进行了扩建,同时新建两座800立方米的沼气池。养猪场污水粪便产生以后,全部通过集水沟进入搅拌池,然后经过两次干湿分离,进入沉淀池,再经过沼气发酵罐,一部分用作沼气,一部分经过6级沉淀,沉淀出来的水清澈见底,可以用于农田灌溉。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新疆开始在棉花种植上大范围推广使用地膜覆盖技术,棉花产量因此大幅度提高。这一农业领域的技术革命被业界称为一场白色革命,给新疆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带来了巨大效益。

回收废旧地膜消除白色污染

地膜覆盖技术使用至今已有30多年历史,广泛应用于玉米、甜菜、瓜类、制浆番茄和蔬菜等大多数农作物,而目前新疆已成为全国农用地膜使用面积最大的省区。据新疆农业厅初步统计,截至2014年,新疆农作物覆膜面积已达4700万亩左右,占农作物总播面积的70%以上,年使用地膜总量达18.5万吨。

曾经作为农业生产推动器的地膜,如今成了土壤污染源。消除白色污染,需要综合治理。

但与此同时,由于缺乏有效的治理措施,废旧地膜在农田土壤中逐年增多,污染持续加剧,这场白色革命逐步演变成触目惊心的白色灾难。经过30多年的累积,曾经被称为农业发展助推器的农用地膜已经带来了新忧患,目前新疆已成为我国乃至世界上白色污染最严重的区域之一。

一是推行最佳残膜回收期做法。就是在作物种植中期回收地膜,提高残膜回收效率。采取政府补贴方式推广高于0.01毫米地膜,弥补土地生产者新增成本的开支。提高生产者购置大型残膜回收机补贴额度,延长购置残膜回收机农户的贷款期限。财政部门和农口部门给予残膜回收农业机械油料补助,建立残膜回收农机合作社、残膜回收经纪人工作制度,采取奖励和补助方式助力残膜回收工作。对残膜回收工作不力的单位、个人采取不同处理方式,督促其提升残膜回收质量和进度。

有专家指出,农田残膜严重影响土壤的再生产能力,并严重威胁着新疆农业环境、自然环境和农业生产的可持续发展,已成为制约新疆现代化农业发展的重大隐患。

二是建立废旧地膜回收站点。采取政府补贴、行业奖励机制促进残膜回收和新型聚酯生物降解地膜推广和利用。

在过去两年中,新疆农业厅资源与环境保护站连续对新疆20个县的农田进行取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当地农田平均每亩残留地膜量已经达到16.88公斤,是我国平均水平的4倍~5倍。

三是制定出台农田废旧地膜污染综合治理条例,完善农田残膜综合治理目标、考核办法和奖惩体制。增加废旧地膜回收再利用服务范围,提高政府、企业和社会共同参与地膜资源化利用的积极性,增强治理白色污染、保护土壤环境的主动性。齐抓共管保护我们的大地母亲。

而在南疆地区的一些乡镇,地膜残留量甚至达到40多公斤,按每年每亩铺膜4公斤计算,相当于给农田铺了10层地膜。

谈及农田里的残膜,福海县农民印继生感叹地直摇头。这位种地的老把式告诉记者:开春播种时,往地里一看白花花一片,用手拨开土,有些种子都播种在残膜上了。

对于农田普遍存在残膜量过高的现状,新疆农业厅厅长艾克拜尔吾甫尔也忧心忡忡:毫不夸张地说,过去是拨开土地找地膜,现在是拨开地膜找土地,形势堪忧。

据新疆农科院土壤肥料与农业节水研究所的调研报告显示,残膜会造成种子发芽困难,根系生产受阻,农作物生长发育受抑制,种子播在残膜上导致烂种烂芽,烂芽率达到5.17%。而据统计,覆膜平均使棉花增产16%,而覆膜20年的棉田残膜可使棉花减产12%,增产部分几乎被残膜危害和地膜成本相抵消。

新疆农业厅农村环保与能源发展处处长努尔穆罕默德祖农说,残膜需要200年~400年才能分解,多年的残膜没有回收,与土壤混杂在一起,在耕地表层30厘米土壤中形成不透气、不返墒的板结层,制约土壤的再生产能力,对农业生产环境、自然环境和农民收入都造成了严重影响。

农田地膜残留的危害逐步显露,而其潜在的后果却难以估量。新疆农田水利专家董新光表示,现在人们能看到的最严重后果只是农作物减产,但残膜会不会对地下水和土壤产生其它形式的污染,眼下还没有人去进行长期和系统深入的跟踪调查研究。

对于残膜带来的危害,没有看到的可能要比能看到的多得多。董新光说。

白色污染泛滥根源何在?

由于生产者与使用者过分追求经济利益,大量生产和使用低限标准的超薄型地膜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造成白色污染的主要原因是农民大量使用超薄地膜,这样的地膜一扯就烂,根本无法回收。多年来埋入地下的残膜碎屑,更是没有办法清理,成为农田里的永久垃圾。

印继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厚度低于0.008毫米的地膜,每亩地用量不超过

3公斤,每公斤10元钱左右;而使用厚度0.006毫米或者0.005毫米的地膜,每亩地用量只要2.5公斤,生产成本会更低。而只要成本低,大家就都跟着用。

据了解,现有地膜生产标准是上世纪90年代制定的,虽然规定了0.008毫米的厚度标准,但同时又规定,允许有0.003毫米的误差,这意味着厚度只要不低于0.005毫米,就属于合格地膜。这就为一些企业生产超薄地膜打开了方便之门,执法部门对此束手无策。

新疆农科院农业机械化研究所已经进行了20年的残膜回收机械研究,但是对于超薄膜依然一筹莫展。

上一篇:对澳出口中央空调新能效标准提前实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