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生真实收入比国外同行低吗?

 财经资讯     |      2020-03-14 04:57

id="endText" style="border-top:1px solid #ddd;"> 财经新逻辑NO.26作者:贺滨本期硬逻辑:1、行政化的管制使得处方权成为一种寻租工具,所以公立医院医生的真实收入远高于合法收入。2、应该提高医生的合法收入,同时减少行政管制。3、只有减少行政管制,才能减少药品回扣。医生收取回扣是个老问题,媒体多年不断揭露,政府持续严管,但情况却未见根本好转,不断有回扣丑闻被曝光,近日,更有学生指控老师收回扣,甚至医生举报自己吃回扣的奇葩事件出现,表明在这个问题上的矛盾日益尖锐,而医疗行业也因此受到公众越来越多的诟病,医患信任持续受到损害。很多医生在媒体上吐槽自己的收入太低,在与国外同行比较后,很多人认为自己的收入“应该”高于社会平均收入3-5倍才合理,部分行业主管领导也赞成这个说法,而目前中国公立医院体系的行政化,以及与之配套的价格管制,导致医生的薪资水平长期被人为压低。然而,行政化的管制现实,一方面压低了医生的合法收入,另一方面也给了公立医院以行业垄断的地位,于是医生手里的处方权就成为了一种寻租工具,药品和器械经营者为了获取更高的市场份额,只能以回扣作为寻租手段,结果就是很多医生在计入回扣后的实际收入,远远超过了其合法薪资。那么,医生收取的回扣收入到底有多高呢?由于相关交易的隐蔽性,很难得到准确的数据,而且不同地区、不同科室、不同职称和年资的医生,可能收取的回扣数额差距很大,所以回扣问题并不能简单地一概而论。不过,相关情况可以根据一些公开数据做些推论,比如步长制药这一家企业,年营销费用就高达80多亿元,平均每天数千万的“营销费用”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给医生的回扣。而2013年的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件,更是轰动一时,但行业暗流并未因为不断被揭发出来的药品回扣事件而有所收敛。药品回扣的比例,不同药品的差距很大,一般来说,中成药和所谓辅助用药的回扣比例更高,部分可能达到药品零售价的30%以上,所以国内医疗行业的一大奇观,就是辅助用药泛滥。为了获取更多回扣,很多医生依仗垄断处方权开出大药方,本来100元就可以治疗的疾病,可能被开出500元的药品,其中多数都是无效辅助用药。有统计数据表明:2016年,全国1.7万亿元的药品销售总额中,属于合理用药的只有7400亿元,不合理用药占比为9600亿元,绝大部分为辅助用药,这些无效药不仅为医生输送了大量回扣,更会每年浪费数千亿医保资金,已成行业毒瘤。在目前每年2万亿左右的药品销售总额中,少量药店零售药品没有回扣,院内处方中,也有不少药品回扣不多,但也有很多药品回扣巨大,具体回扣数额难以统计,不过,通过简单的推算,也可以略知医生回扣收入规模的端倪。据保守估计,7成药品再销售过程中有回扣,平均回扣比例约10%-15%,辅助用药的回扣比例更高,再加上部分科室(如骨科等)的器械耗材回扣,每年流向医生口袋的药械回扣,规模最少也在两三千亿元以上。中国有约300万医生,据调查,54%的医生表示曾接受过药品回扣,如果平均计算,则这些医生每年可以获得的回扣收入人均超过10万元。虽然多数年轻的低年资医生收入中的回扣较少,部分科室的回扣也不多,但医院的奖金,很大一部分也来自于药品回扣,至于那些重点科室的高年资医生,年回扣收入达到数百万,少数甚至超过千万,也都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即使在一些三线城市的公立医院内,部分中青年主治医师,每月药品回扣也可能拿到5万元左右,其合法薪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这个收入水平,早就超过了所谓国民平均收入3-4倍的标准。公立医院的药品回扣肆虐多年,正直的医者难以自处,个别医生如果拒绝开大药方,就可能会影响科室收入和大家的奖金,所以正派的医生就会被孤立、排挤和被主任穿小鞋,这种状况造成了中国医生群体的逆向选择。中国的医疗体制,与绝大多数国家不同,公立医院是事业单位,编制内医生相当于准公务员,医生和医院之间也不是劳动合同关系,而是和改革开放前其他行业一样的、以“单位人”和低工资高福利为特征的人身依附关系。所以,在中国医生的工资或收入问题上,任何简单评价或与国外的类比,都可能偏离真相。工资和收入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市场化领域,两者基本是一码事,但在政府机构或行政垄断行业中,往往会存在权力寻租,于是工资和收入就可能出现差距。原国家能源局局长魏鹏远的年薪也就十几万左右,但专案组却在其家中搜出了两个多亿的现金,而那些钱,只是他真实收入的一部分。虽然公立医院的医生收入中,药品和器械回扣占很高比例,但民营医院的医生却很少有药品回扣收入,这是因为民营医院缺乏公立医院的垄断地位,存在更多竞争机制,患者可以有更多选择,所以其处方权难以产生寻租价值。中国的医疗行业是强管制领域,准入障碍高,公立医院行政垄断,在这个体系中,价格被管制,医生的工资很难突破事业单位薪资标准,这早已与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市场环境不兼容,医生的合法收入确实亟待提高。然而,很多人认为,医生收取回扣是因为医生的合法薪资太低,所以不得不用回扣弥补,国内很多媒体在谈论医生收入问题时,也多有意或无意地混淆薪资和收入两个概念。几乎所有媒体报道的“中国医生收入调查”都不是“收入”,而只是“薪资”,所以多是不够准确的。另外,每年两会上,也都有代表提议提高医生薪酬,似乎只要普遍提高了医生的合法收入,就可以“高薪养廉”而杜绝药品回扣,但这其实是不可能的,根据上面的分析,回扣的本质是处方权寻租,所以只要公立医院的行政垄断地位不变,回扣就是不可能被消灭的。实际上,应该改革的,并非医生的低工资现实,而是医生的收入水平决定机制,只要医疗行业坚持行政管制,就必然形成垄断,而垄断行业的薪资只能是政府定价,医生的收入水平也就难合理化,处方权寻租也不会消失。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医生的薪酬是一种体现医生价值的价格,而只有引入竞争机制,才能形成合理的市场价格,也才能在医生之间形成优胜劣汰的机制,让优秀医生的收入更高,不合格医生的收入下降以致被淘汰,从而在整体上改善医疗行业的现状,而不分优劣地普遍提高医生的工资,还是大锅饭模式,并不能提高行业的效率,同时,也只有竞争,才能削弱垄断和权力的价值,从而终止权力寻租机制。只要中国医疗行业继续坚持行政垄断体制,任何以消灭药品回扣为目标的政策和运动,无论是零差价还是两票制,也无论带量采购还是反腐败,都只能是扬汤止沸,而中国医疗行业引入竞争机制、停止行政化垄断的那一天,就是药品回扣被彻底消灭的时刻,也是医生这一职业得到普遍尊重的开始。财经新逻辑:用坚实的经济逻辑解释真实的世界。中国经济的美好未来建立在每一个网友的理性选择上。

365bet在线平台 1

以药养医院容易解决,取消药品加成就基本可以实现,但是要解决以药养医生,就要从解决医生的收入机制问题入手。

医生感慨自己的职业“高风险、高强度、低回报”,患者却抱怨看病贵看病难。如果说医生收入不高,普通百姓大概很难接受。然而,最近中国医师协会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中一组数据在新一轮医改启动的背景下不禁引人深思:被调查医师中65.9%对个人收入不满,月入过万者仅占6.15%;同时医师工作强度大,每周工作时间超过60小时者占32.69%。

近日,据健康界报道,梅奥医学中心发布2017年综合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其2017年营业利润达7.07亿美元,营收120亿美元。相比2016年,营业利润增长了超过2.25亿美元,主营业务收入增长了10亿美元。营业利润率也从2016年的4.3%增长至2017年的5.9%。

医改已经到了啃骨头的时候。其中,最难啃的一块骨头就是城市公立医院改革,而公立医院改革的关键是破除以药补医。

365bet在线平台,5月17日国务院公布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指出,新一轮医改要通过薪酬制度改革,着力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

据介绍,梅奥的支出中,65%用于支付员工工资和福利,5.35亿美元用于员工养老金计划。此外,其用于基建项目的资金为7.14亿美元,包括单一和综合电子病历、收入周期管理系统、医疗设施及设备等。

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城市公立医院改革,提出了要破除以药补医,理顺医药价格。理顺医药价格,将是能破除以药补医的重要抓手,卫计委主任李斌在新部门组建一年后,首次在两会期间答记者问时说这是侧重的改革措施,因为现在医疗服务价值体系不合理,特别是医疗服务劳务技术价格偏低,造成了一些不合理的医疗行为。也许有的人会理解为通过理顺医药价格,就能破除以药补医,实际上是吗?

至此,关于医生收入是高还是低、红包回扣存在的原因及以药补医弊端等话题,再次成为焦点。

而这一数据,与国内医院支出中支付员工工资福利的比例形成鲜明对比。

显然不是的。破除以药养医是各地医改的共识,药品零差率加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是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普遍采用的政策组合,但从实践效果来看,并没有降低总体医药费用。因此也有观点认为取消药品加成不会有效果,甚至认为破除以药养医是个伪命题。出现这样的结果和认识的一个原因是就事论事,混淆了作为具体形式的以药养医,和作为机制的以药养医。前者是医院通过药品销售获得收入补偿运行成本,后者是医生和医院利用信息优势,尽可能多开药、多提供医疗服务的逐利激励,这也是各国医改面临的共同问题。另一个原因是只看表面,只看到以药养医院,没看到以药养医生。以药养医院容易解决,取消药品加成就基本可以实现,但是要解决以药养医生,不能仅仅从药品政策入手,也不能仅仅从医疗价格入手,而必须结合医院补偿机制、医生人事制度等一系列配套综合改革建机制,尤其是要解决医生的收入机制问题。在改革实践中,按这一逻辑开展改革的地方,确实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比如福建省三明市,就是通过实施院长和医生的年薪制,落实政府对公立医院的监督管理,破除以药养医院和以药养医生的机制。

中国医生收入水平总体不高

2017年6月,《中国财经报》采访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钟东波时,钟东波给出一个数据,他提出,香港公立医院的医生薪酬水平很高,顾问医生的月薪在30万港币以上,其人员费用占公立医院支出的75%以上,而在内地公立医院支出结构中,人员费用不足30%,药品、耗材支出达到60%—70%左右。

实际上,李斌在回答记者问题时,阐述的也是这一改革逻辑。在做好宏观规划的基础上,通过理顺医药价格,增加政府投入,医院挖潜、节约成本等建立新的补偿和运行机制,通过健全医院管理制度,提高医院内部效率,但所有这些措施能取得成效都有赖于加快研究和制定适合行业特点的医务人员的薪酬制度。

5月22日,人民网强国论坛发起了一项题为“医生职业‘高投入、低回报’”吗?欢迎医生朋友分享你的故事”的线上征集活动,收到近500条留言。不少自称从事医务工作的网民晒出工资单,也有一些人讲述了自己作为普通患者对医生执业情况的看法。从留言情况来看,吐槽工资不高的医生较多。

在这样畸形的以药养医体制下,导致的问题是相当严重的。

所以,调价格治标,改医生收入机制治本。

182.123.224.*:“我在河南固始县乡镇卫生院上班,基本工资1000元,加看一个病提3.5元,一个月就拿2000多块。”

“有相当部分的卫生资金,经由公立医院流入药品、耗材以及大型医用设备生产、销售企业中。这其中,有相当比例的药品、耗材和大型设备检查是不必要的,这导致了巨大的资源浪费。”钟东波表示。

117.177.240.*:“从医三十多年,职称副高。在乡镇医院工作,每周工作六十多小时,每年工作三百六十天。现在工资不足3000元,从未收过红包。没房没车。十年前教的学生,徒弟干个体诊所的。修了几十间一大片房。其实我最满意的收入,是病人痊愈后的笑容和一声谢谢。”

365bet在线平台 2

116.9.143.*:“我爱人在广西梧州的一个乡镇做护士,2003年毕业参加工作,现在是岗位11级,上月领到手的工资是1750元,扣公积金是274元,按季度领的绩效工资约有200元/月左右,除此,没有其他的收入,房贷月供1800多,梧州市区房价在4000元以上。

数据显示,中国卫生总费用中,仅药品花费就占据了半壁江山。对于这一数据,连一些药企高管都表示震惊。畸形的医疗卫生体制导致大量医学生流向了医药企业或者干脆转行。

218.23.15.*:“本人是主治医师,工作十几年,工资加绩效3000左右,别无其他,多吗?”

那么如何才能改变当前糟糕的现状呢?对此业内人士建议,要大幅提高医技性服务的收费标准,大幅度挤压药品耗材的水分,并给医生阳光、合理的高收入。

从《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下文简称“白皮书”)调研情况来看,上述吐槽不乏真实性。2014年调研数据显示,收入在3000元及以下的医师占29.46%,收入在3000元至5000元的医师占37.37%,收入在5000元至7000元的医师占15.40%,收入在7000元至10000元的医师占11.58%,收入在10000元以上的医师仅占6.15%。其中,低收入医师群体主要集中在较低的年龄段,即25岁至35岁;一、二级医院医师收入普遍低于三级医院。

上一篇:暂停上市后,乐视网静待“死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