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普惠被法院认为设关联公司放贷涉嫌犯罪,公司发声明否认,对此,你怎么看?

 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      2020-02-01 18:29

T+- (原标题:关联公司大量放贷涉嫌犯罪?平安惠普严词否认后,声明却悄然删除) 近日,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裁定引发了媒体对平安普惠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简称“平安普惠”,裁定书中简称“平安担保公司”)涉嫌经济犯罪的关注。不过,平安普惠曾在11月8日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平安普惠社区”发布了一则《关于媒体报道“平安普惠设立关联公司放贷”的声明》(下称“《声明》”)对此予以了否认。该《声明》称,法院判决中关于平安普惠“通过设立关联公司的方式大量放贷,以达到获取不法利益的目的”观点与实际业务完全不符,平安普惠未收到任何公安机关的刑事调查通知,未进入任何刑事调查程序。有意思的是,记者发现,今日下午还“存活”于上述公号中的这份声明,到了晚间已被删除。声明悄然删除11月11日下午,《国际金融报》记者在平安普惠社区下载了该份《声明》。《声明》称,法院判决中关于平安普惠“通过设立关联公司的方式大量放贷,以达到获取不法利益的目的”观点与实际业务完全不符,平安普惠未收到任何公安机关的刑事调查通知,未进入任何刑事调查程序。《声明》中还提到,平安担保公司、平安小贷公司的业务基本模式为小贷公司提供借款,融资担保公司提供保证担保,不存在获取不法利益的情况。《声明》表示,平安普惠融资担保公司和平安普惠小贷公司均依法成立,其收费基础建立在与客户之间分别签订的借款、担保等相关服务合同上,不存在多头收费、客户承担整体资金成本在监管要求的范围以内,理应受法律法规保护。而到了晚间,记者发现,这则《声明》已“消失”于上述公号。那么,平安普惠为何把这一声明删了呢?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向平安普惠方面进行询问,随后该公号又更新了一则《关于个别媒体有关报道的澄清》(下称“《澄清》”)。平安普惠在《澄清》中称,自依法成立以来,在各级别政府部门、金融监管单位的指导和管理下,合规合法提供获客咨询、风险初步评审、担保增信等金融服务,与各类持牌金融机构开展资金合作,积极践行社会责任,助力小微企业、社会大众,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涉嫌经济犯罪平安普惠的这份《声明》还要从法院的一纸判书说起。10月28日,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平安普惠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与李某春追偿权纠纷一案”,作出了终审裁定,公布了该案的民事裁定书。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平安担保公司与案外人平安小贷公司通过设立关联公司的方式大量放贷,以达到获取不法利益的目的,其行为涉嫌经济犯罪,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平安担保公司的起诉,将案件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处理,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该案件上诉人(原审原告)为平安普惠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简称:平安担保),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为李某春。这份民事裁定书中公布的主要案件事实和理由为:2015年9月21日,李某春作为借款人与出借人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简称“平安小贷”)签订借款合同一份,约定由平安小贷向其提供借款,借款金额为14万元,期限自2015年9月21日至2016年9月21日,同时合同亦约定了借款利息计算方式、逾期还款责任等内容。同日,李某春与平安小贷公司签订了《授权委托书》,与平安担保公司签订了《保证合同》,据此二份合同,由平安担保公司对李某春的借款提供保证。上述合同签订后,李某春向平安小贷公司申请贷款14万元,贷款时间为12个月,月利率为0.7%,还款方式为按月固定本息还款。李某春自当期还款期限截止,余款逾期至今未还。平安担保公司依据《保证合同》约定,于2016年5月19日,代李某春向平安小贷公司偿还了未支付的借款本息126976.47元。在平安小贷公司与李某春、平安担保公司签订的《保证合同》,平安担保公司作为保证人为该笔借款提供保证,担保的主要内容中约定:本合同项下被保证的主债权为借款合同项下债权人给予借款人的贷款,金额为14万元;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保证范围为主债权及借款合同中约定的利息、罚息、违约金/服费,以及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借款人的义务中约定:担保对价约定作为保证人增强借款人信用并担保借款人债务履行的对价,借款人同意向保证人缴纳担保费及本合同约定的其他费用;担保费用为借款人同意就本合同项下每笔借款按保证人的要求向保证人支付下列费用:前期服务费4200元,在放款前一次性支付;担保费6720元,按月支付,每月280元,按借款合同项下约定的还款日同贷款本息一起支付;管理费20160元,按月支付,每月840元,按借款合同项下约定的还款日同贷款本息一起支付。借款人义务中还约定了滞纳金、追偿费用的计算方法等。2015年9月21日,李某春根据平安小贷公司的要求向其出具授权委托书,同意该公司委托深圳市快付通金融网络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从李某春指定的银行账户中扣划款项,包括李某春依借款合同约定向平安小贷公支付的全部款项(各期还款额、各项手续费、罚息、复利、滞纳金以及其他任问费用)以及依保证合同约定向平安担保公司支付的全部款项(前期服务费、担保费、管理费、滞纳金、代偿救项以及其他任何费用)。2015年9月28日,付款方户名为“深圳市信安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向李某春在建设银行开设的联户62×x64)汇入小额贷款135800元,直接扣除了双方在保证合同中约定的李某春应当给平安担保公司支付的前期服务费4200元。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查机关。“因该案可能涉嫌经济犯罪,应裁定驳回原告平安担保公司的起诉,将案件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处理”。综上,该法院依照相关规定裁定:驳回平安担保公司的起诉。案件受理费4497元免收。公告费600元,由平安担保公司负担。

问:平安普惠被法院认为设关联公司放贷涉嫌犯罪,公司发声明否认,对此,你怎么看? 能说说平安公司的感觉吗

图片 1

图片 2

原标题:被判通过设立关联公司放贷“涉嫌经济犯罪 ”,平安普惠担保称不符合事实

平安普惠的声明很调皮很天真,就像小学生被老师抓住犯错误之后,负隅顽抗但又智商不够的感觉。德先生10日晚,头条直播,说说平安普惠的这些事儿。

本来作为原告的平安普惠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平安普惠担保”),却在一起与借款人追偿权纠纷的民事判决书中,被法院二审裁定为“行为涉嫌经济犯罪”。

1.公司有没有收到刑事调查的通知,同公安机关有没有开展刑事调查是完全两回事。公安机关在侦查取证阶段,哪里还会提前告诉公司,我正在侦查你?那不变成了公务泄密了吗?已正常的思维逻辑和我们看过的那些所有法制报道都可以得知,公安机关在调查前期都是秘密进行,生怕被被调查对象知道,走漏风声、掩盖证据、干扰调查。所以他的声明否认太傻太天真,也可能是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掩耳盗铃吧。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了一份《平安普惠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与李福春追偿权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根据裁定书,自然人李福春作为借款人向出借人深圳平安普惠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平安小贷”)借款14万元,并就这笔借款与平安普惠担保签订《保证合同》。

2.另外法院建议公安机关介入刑事调查,同公安机关是不是真的接受建议进行刑事侦查,这也是两个部门自己独立决定的事情。即使公安机关进行刑事侦查侦查,结果觉得不构成犯罪的,也不会告知被调查单位。如果构成犯罪的那才开始抓捕,和移送检察机关进行起诉。现在通过这份判决,可能已经有了打草惊蛇。因为据多个平安普惠的用户反映,在其系统APP升级之后,借款合同及相关的证明材料都无法取得。

由于该笔借款出现逾期,平安普惠担保代偿之后向李福春追偿,并将其告上法院,该案从一审到二审,平安普惠担保的起诉均被驳回,法院认为,因可能涉嫌经济犯罪,要将案件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3.平安普惠的放贷行为是不是涉及到刑事犯罪,德先生不会妄言判定,这是由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来认定的。但是让人无法理解或非常诧异的是:借款人每月都在归还本金、利息、保险费、担保费以及服务费用,但是很多借款人既没有纸质合同,也没有电子合同。而且从平安普惠APP中也无法取得,通过同客服沟通也不也不提供。真是奇闻异事啊,借款人连借款合同都没有,这是一个什么霸王行径啊?但是从另外一方面理解,是不是其心虚的不得了?怕借款人拿到合同后,发现其违规行为,积极举报,索性连合同都不给了,也就无从举报了。

一起小诉讼背后的一波三折

4.如果平安普惠是一个合规的金融机构,进行合法放款,那么按照银保监会的监管要求,他不应该捆绑收费,也不容许搭车收费,那么他那些杂七杂八的费用收取,不就是违规操作吗?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收费项目的合计总额,远远超过了应付利息。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来说,也就是丫鬟的衣食住行费用,比小姐可高了好几个档次哦!

平安普惠担保即为原来的富登担保,成立于2007年12月25日,2014年8月,中国平安海外控股公司从淡马锡手中收购富登担保,并将其更名为平安普惠融资担保公司,由融熠有限公司(香港)(下称“融熠公司”)全资控股。

5.如果平安普惠不是一个有着合规资质的放贷机构,那么同其合作的那些金融机构的放款不就违反了银监三令五申的要求吗?同时平安普惠不也违反了助贷机构的管理要求,进行了风控管理,违规放贷,砍头息等等违规操作吗?

平安普惠担保同时也是平安普惠业务集群中重要的业务组成之一,平安普惠业务集群包括3家小贷公司,分别是互联网小贷“重庆金安小贷”和一般小贷公司“平安小贷”、湖南平安普惠小贷;3家担保公司,分别为一般性担保公司“深圳平安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和融资性担保公司的“平安普惠担保”、“平安融资担保(天津)有限公司”,1家保理公司“平安普惠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和1家金融资产交易所“深圳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下称“前金所”)。该案涉及到平安普惠担保和平安小贷。

上一篇:银保监会拟发文严抓会计信息质量 下一篇:没有了